《史记》里细思极恐的细节,司马迁不敢明写,只好拐着弯告诉你

  • 时间:
  • 来源:醉苼文史

相信大家十年前都看过一部叫《神话》的电视剧,成龙负责监制,胡歌白冰等主演。这部剧在当年狂揽收视,央视首播结束之后,更是在各个卫视继续轮播,时至今日依旧是观众难以忘却的经典。

这部剧的大致内容是,一个叫易小川的男人自现代穿越回古代后,救了项氏一族,之后又与刘邦结为了兄弟,在剧中,他既是威风凛凛的蒙将军,又是现代人易小川,他的存在横贯了整个秦朝灭亡以及刘邦最终建立汉朝的整个过程。

看过这部剧,相信很多人心中的意难平都是易小川与玉漱相爱却不能在一起。易小川因为自己的一时心软,导致吕雉害得自己与爱人2000年无法相聚。

然而回到现实当中,吕雉作为陪着刘邦起家的人物,不只是痴情男女,还是一个可怕的政治家。

她的所作所为,编写史记的司马迁根本不敢明写,只好拐弯抹角地告诉你真相。

诸吕之乱

在西汉之初,汉高祖刘邦因为多年来的征战导致身体的疾病早已疾重难返,名医名药无数,最后却在长乐宫撒手人寰。

刘邦去世之后,汉朝的大旗便由他的儿子刘盈接过,就是汉惠帝,然而刘盈生性比较懦弱,也优柔寡断,就是现在俗称的老好人。

当权者本就需要铁血与当机立断,然而此时他还有政敌,就是他的母亲。

母子对抗他又怎么是吕雉的对手,逐渐地吕雉逐渐把刘盈手中的权力侵吞,成为了汉朝实际的掌权人。而刘盈仅仅在位六年,便草草去世,其中去世的原因不得而知,想来与权力的争夺脱不了关系。

吕雉至此大权在握,她将自己的亲族放入朝中的各个位置,逐渐地在朝中培养起了一支新的势力,权力巅峰时,甚至不亚于刘姓集团。

昔年,刘邦还在世,就在朝中定下了“非刘姓不可称王”的规定,吕雉要培养自己的势力,势必要打破规定,由此便是激化了同刘氏一族的矛盾。

此举,吕雉的威压使得朝中人敢怒不敢言,却使得一场风波逐渐酝酿。吕后虽权倾朝野,但毕竟也是和刘邦一个时代的人,权力再大,也逃不过人世间的轮回。

不久之后,吕后去世,刘氏一族趁机卷土重来,失去了靠山的庇佑,吕氏家族这个外戚集团,骤然之间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于是,两个极端出现,有人投降了,有人造反了。

原本权倾朝野的第二大家族,此时在风雨中飘摇。进则生,退则死。于是,一些吕氏家族的首领聚在一起商讨造反。然而,他们却不曾想,这中间埋藏着一个巨大的变数。吕禄的女婿朱虚侯刘章,这可是一位坚定的保皇派。

他火速联系齐王,制定了清缴叛逆的方案,而他也继续留在吕氏宗族内部,作为内应探听情报,必要时,也是一柄杀手锏。最终,在各方势力的共同努力下,诸吕之乱,最终平息,祸首也受到了斩杀。

吕雉夺嫡

司马迁写史记的故事众多人都清楚,在这里不再详细说。其中有一部分的内容,显得有些耐人寻味了,其中有一段内容记录了,汉惠帝刘盈早早驾鹤西去,吕雉面对自己的儿子,甚至都没有流泪。

汉惠帝刘盈是吕雉唯一的儿子,儿子死了,这当妈的不出一声不落一泪,这本就极为不正常。

当时的丞相陈平自然不解,还是张良的儿子点醒了他。随后,为了自保,丞相陈平决定放权,之后众多的岗位,被吕雉的宗族人所掌握。直到这时候,吕雉的哭声以及心中的悲痛才逐渐为人所知。

很难以想象吕雉为了事业,对自己的亲儿子居然都能做到如此冷血,吕氏宗族日后为祸大汉王朝已经是必然。

这时期,张良一家已经成为吕后的亲信,而张良派自己的儿子前来劝导,其中的意味自不可言喻。

陈平也是聪明人,自知大势已矣,非他一人之力所可为,既如此,倒也不失为一种聪明之举,但也从此开始,西汉受到吕氏宗族的影响日益深厚,最终导致了诸吕之乱的发生。

而对于吕氏一族的手段,在刘邦还未去世时便有所防范。昔日,他曾经打算将自己的接班人立为戚夫人的儿子刘如意,目的在于避免吕雉干政。而吕雉直接将当时的“商山四郜”抬出来,从根源上断绝了刘邦换太子的想法。

商山四郜是当年最有名望的四位隐士,得这几人可保大汉江山,而这几人偏偏只支持刘盈。迫于江山,刘邦也换不得这个太子。

动乱之后

在诸吕之乱平息后,吕氏一族的势力,遭到了毁灭性打击。此时已经是汉文帝时期,汉文帝亲手所书立自己的四儿子刘启为太子,也就是后来的汉景帝。

通俗来讲,古代都是嫡长子继承制,即便嫡长子的天资比较平庸,那也轮不到次子继承,而汉景帝偏偏是汉文帝的第四个儿子。

在汉景帝刘启被立为太子之后,前后不过100天的时间里,他的三个哥哥便都离奇的去世了,这一切显得十分扑朔迷离。回溯过去,却可以隐约发现事情的原委。

根据汉文帝的个人喜好,大致可以得出结论,因为前三个儿子,很有可能是刘吕联姻的结果。

吕氏之乱被平定,朝廷给出的命令是,只要是姓吕的,无论男女,无论长幼,全都杀干净。已经做了皇帝的汉文帝,更应该以身作则。

那么为什么,司马迁不把其中的利害写清楚呢?

想来是因为,昔年司马迁曾经仅仅因为向汉武帝辩护李陵战败投降匈奴的事情原委,就被汉武帝抓捕入狱,接受了宫刑。在狱期间,身心都受到了巨大的折磨,出宫之后才能继续完成史记的写作。

而这种涉及到皇家的内容,司马迁后来自是不敢明面上写出来,一些细思极恐的情节,他也只好拐着弯地告诉你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