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外长威胁驻华大使:不许再表态支持中国!暗示中捷关系将大变

  • 时间:
  • 来源:国关大侠客

东欧小国立陶宛已经为反华付出了代价,但在另一些东欧小国看来,这种代价反而是一种“奖赏”,值得自己跟着立陶宛前仆后继:

当地时间1月9日,捷克新外长利帕夫斯基公开宣称,他已要求本国驻华大使佟福德不要再发表支持北京冬奥会的声明。

捷克驻华大使佟福德

据报道,利帕夫斯基是在9日当天参加捷克本国的一档电视采访节目时发表上述观点的。

从去年开始,美国号召西方世界跟随自己以抵制出席冬奥会的方式反华,招致西方各国的激烈辩论。在这种情况下,捷克驻华大使佟福德在去年年底向媒体表示,捷克总统泽曼早在去年夏天就对其明确指示,要全力支持北京冬奥会:“总统告诉我,如果他不能参加,让我尽全力支持北京冬奥会。”

面对总统的指示,驻华大使佟福德忠诚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但没想到的是,这一举动却给自己带来了大麻烦:

新近上任的捷克新外长,也就是佟福德的顶头上司利帕夫斯基却对此非常不满。

利帕夫斯基

在9日的电视采访中,利帕夫斯基宣称,佟福德的表态不符合捷克外交部正在准备调整的中捷关系,他已立马打电话给佟福德,要求他不要发表这样的言论。

在电视台问他是否要撤换驻华大使时,利帕夫斯基没有回应,只是强调总统是国家元首,他无法阻止大使转述总统的看法,但外交由政府负责。

身为捷克的最高元首,泽曼总统要求驻华大使转述自己支持中国的观点,结果却遭到外交部长的警告?在2022年居然还能公开发生这种政府内部争执,确实实属罕见。

但若能对捷克最近的内部政局变动进行一番细窥,我们就会发现,围绕驻华大使佟福德乃至是否支持中国进行的争执只是表象,捷克政坛的“府院之争”才是真正的本质。

捷克政府

作为一个典型的中欧内陆小国,捷克与德国、奥地利、波兰、斯洛伐克四国接壤,国土面积7.8万平方公里,人口仅1100万。国家虽小,但由于身处欧洲的十字路口,捷克自古以来就是欧洲大陆各种重大历史政治事件的重要参与者:

捷克长期以波希米亚王国的身份活跃于欧洲政治舞台,其国王是神圣罗马帝国七大选帝候之一;17世纪后,波希米亚王国成为奥匈帝国的一部分,直到一战结束后,奥匈帝国瓦解,捷克才与斯洛伐克合并,以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的身份获得独立。

二战结束后,捷克斯洛伐克又改名为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随后加入华约组织,成为苏联在东欧地区最重要的盟友之一。但在1968年,捷共第一书记杜布切克为改善本国民生发起布拉格之春改革,结果却招致苏联悍然武装干涉。再到苏联解体前夕的东欧剧变中,捷克斯洛伐克成为最早脱离苏联控制的前华约成员国。在脱离苏联后的1993年,捷克与斯洛伐克和平分家,单独建立目前这个捷克共和国。

布拉格之春

之所以要介绍捷克的这些往事,就是要明确捷克这个国家在欧洲地区特殊的身份认同:

捷克在人种上属于东欧的斯拉夫人,在地理上属于中欧,但在历史与文化上却是一个标准的西欧国家。这样一个国家在冷战时期身为苏联的盟友,却受到苏联的巨大伤害,也就此奠定该国社会当下“回归”西欧世界的主流民意,以及对左翼思想、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红色阵营等词汇的高度厌恶与否定。

而中国作为一个典型的由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且与俄国建立了友好关系,这在捷克人眼中自然就成为与俄罗斯齐名的“邪恶”存在。

捷克首都布拉格

所以为何捷克总统泽曼如此亲近中国?泽曼出生于1944年,在1968年就加入捷克共产党。在苏联解体捷克独立后,泽曼又长期是捷克中左翼的领军人物之一,自然对“红色中国”抱有天然的好感。

而于去年10月才拿下大选的新一届捷克政府,则就是捷克社会这种反华反共价值观的代表性政府。

需要说明的是,作为捷克近代史的主要参与者,如今已经78岁高龄的泽曼在捷克社会地位极高,是捷克传统政治理念的代表性人物,这也是其在2013年捷克首次总统直选中就当上总统,并一直担任至今的主要原因。

所以从这点来说,代表捷克传统势力的泽曼从一开始就注定与代表新兴价值观的新一届政府水火不容。

捷克总统泽曼

而双方矛盾公开化的第一个焦点,就是新外长的人选问题:

在上台后,新上任的总理彼得·菲亚拉迅速宣布提名利帕夫斯基为新外长人选,理由是利帕夫斯基曾多次承诺会对中俄两国采取更强硬的路线,是捷克政坛最大反华组织“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的成员,曾多次就中国新疆问题大肆攻击中国。另外其与台当局的往来频繁也十分密切,曾多次无视中方的警告出席台当局举办的活动。

菲亚拉认为,利帕夫斯基的这种行为非常符合本届政府“人权与民主价值观外交”的理念,是最适合的外长人选。

而这一提名就遭到了泽曼的坚决反对。泽曼称其不仅学历低,而且成绩还很差,无论怎么看都没有资格担任捷克的外交部长。

需要注意的是,泽曼虽然身为捷克最高领导人,在捷克社会也颇具人望,但在捷克的政治体系中,总统仅仅只是一个权力象征,并无实权。他只能对政府的内阁人选提出建议,但并不能左右最终结果。

于是强硬的新总理菲亚拉才会回击到:“尽管泽曼总统表示自己不会接受利帕夫斯基担任捷克外长,但我仍不会改变我的内阁提名”,几乎是顶着泽曼强行让利帕夫斯基成为外长。

所以如今利帕夫斯基警告听泽曼话的佟福德,摆明了就是在反华的同时报复泽曼,给泽曼上眼药。

捷克总理菲亚拉

从政府权限来说,身为捷克外长的利帕夫斯基这么做确实找不到任何毛病,但问题在于,捷克新政府为了亲近西方就如此一意孤行的反华,这对捷克这个国家而言真的就是一件好事吗?或者说,捷克人心心念念的西方世界,真就值得捷克人如此付出吗?

事实上早在二战之前,捷克人就已经在这个问题上被西方人背叛过一次:

1938年9月,英法两国在未获得捷克斯洛伐克同意的前提下,与德意两国签订臭名昭著的《慕尼黑协定》,将捷克斯洛伐克的苏台德地区割让给纳粹德国。

菲亚拉和利帕夫斯基们似乎忘了,泽曼虽然的确是一个“老共党”,但在加入捷共仅仅两年之后,泽曼就因为公开反对苏联对捷克的入侵被开除出党;到1989年东欧剧变后,泽曼是最早加入捷克反对派“公民论坛”,并推动捷克脱离苏联实现独立的功臣之一。

泽曼

从这点来说,见证过太多历史的总统泽曼其实才是最务实头脑最清醒的:捷克本国的利益才是自己最应该奋斗的最高目标。民主也好人权也罢,在西方国家手中,都不过是实现自身利益的工具罢了,而像捷克这样的边缘小国也同样如此。

因此亲近中国,但并不是一边倒的投靠中国才是捷克最正确的外交路线。捷克作为一个小国,决不能过多参与两边的政治争端,必须学会如何正确的在西方世界与中国之间走钢丝,同时从两边讨要好处。

泽曼奋力阻止利帕夫斯基成为外长,叮嘱驻华大使佟福德参加冬奥会,是在以自己的方式为捷克这个国家做最后的努力。结果当下的捷克政府却就是偏要心甘情愿的给西方当攻击中国的过河小卒?

对于捷克这个国家,泽曼确实已经是问心无愧了。至于其今后的命运,那也的确不再是泽曼的责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