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之约|这是一曲献给体育人的长歌

  • 时间:
  •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北京冬奥会迎来倒计时,荧屏掀起“冰雪热”。1月9日,冬奥题材剧《超越》登陆央视一套黄金时间。(资料图片)

北京冬奥会迎来倒计时,荧屏掀起“冰雪热”。

1月9日,冬奥题材剧《超越》登陆央视一套黄金时间,并同步上线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三家视听平台。电视剧将目光聚焦于备受瞩目的冰上运动项目——短道速滑,讲述了短道速滑小将凭借热爱和意志,一路从青岛队走向国家队,最终代表国家站上国际赛场,在不断超越中成长,在冰雪速度间燃烧青春的励志故事。

《超越》开篇就是你追我赶的高能场面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的第一代中国短道速滑人奋勇拼搏,自强不息,用汗水与意志不断超越自我,为祖国争得更高的荣誉;新一代年轻运动员怀抱着对短道速滑的热爱,身负为国争光的崇高使命,燃情逐梦,不忘初心,呈现出新时代中国体育健儿的精神特质。《超越》不仅生动展现了年轻运动员的成长蜕变之路,更是以真实细腻的笔触刻画了中国短道速滑兴起至今三十多年的风雨历程。

《超越》的故事从中国短道速滑队艰难起步写起:1989年冬,黑龙江短道速滑队总教练吴庆红用一招“有奖滑冰”招兵买马,“野路子”郑凯新、队长陈敬业、队员江宏就此成为并肩战斗的队友。

由马丽饰演的吴庆红,是我国最早的一批短道速滑运动员。吴庆红把所有的队员,当成自己孩子。她挺着大肚子去到郑家,三言两语把郑母说服,让郑凯新顺利加入黑龙江省队。

黑龙江的冬天,室外零下二十五度的严寒,就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训练,队员们却乐在其中。在这代人身上,我国短道速滑运动逐渐生根发芽。

剧集播出后,收到了很多网友的好评。光明网则给该剧这样的评价:在近来的冰雪相关影视作品里,在主创各自的既往作品里,无论放置在哪个坐标,《超越》都是独一份的。

看完这部剧的第一集,就感到明显的戏剧张力。开篇就是你追我赶的高能场面,将观众一下子带入节奏中,“主要人物还未落定,冰上竞技的紧张感就拉满了”。

有人这样说,看《超越》时,总有一种混入其中的错觉。“或许你不是运动员,或许你对短道速滑知之甚少,但却有感同身受的真实。几集看下来,不懂的也懂了。”

这部剧以人写史,“从无运动员、无冰场、无设备起步,到短道速滑队站到国际巅峰,中国短道速滑起步至今三十多年的风雨历程逐渐铺开,国家体育实力的飞速发展融入剧情”。

一个冠军身后是无数的无名英雄

“在我们所有采访过的人当中,我发现最打动我的往往不是冠军们怎么夺冠的故事,而是无数个普通的运动员在自己的奋斗之路上的那些遗憾、无奈、两难抉择和最终甘愿做出牺牲、成全他人的故事。”编剧李嘉告诉我们。

一开始他们的创作思路是围绕着最有希望夺冠的选手搭建核心人物关系,后来意识到要打开视野,更加关注到整个竞技体育行业中的大多数没能走到巅峰的普通人。冠军总是少数的,而一个冠军的身后是有无数无名的幕后英雄在支撑。

在调研中,他们倾听了很多人的人生故事,然后发现几乎所有中年教练员背后都有一段动人的往事。“其实很多教练员年轻时代也都曾经是一名非常有希望夺冠的运动员,然后因为种种原因,失去了也许一辈子只有一次的关键机会。有的因为伤病,有的因为错过了年龄,但还有很多是为了成全队友而做出了牺牲。”

在很多位教练的讲述中,创作人员发现他们往往会再次让自己的家庭为事业让路和牺牲。在李嘉看来,“牺牲”这个主题其实伴随着整个短道速滑的故事。

演员为了达到国家级运动员的体形气质和标准动作,同样要付出“牺牲”。

所有年轻演员全部提前两个月开始冰上训练,苦练基本功,几乎每天都有受伤,李庚希表演角色第一次上冰摔倒,坚持不带护膝、不用替身,摔了十几次后,整个膝盖全部淤青仍坚持拍摄。张国强饰演的江宏身患腿疾,演员坚持从进组开始,场上场下戏里戏外都坚持用“瘸腿”的方式来带入角色。马丽有严重腰伤,饰演的角色吴庆红有身孕,为了更贴近真实人物,每天坚持带着负重物在室外零下十几度的环境下拍摄。在自制的户外野冰场,演职人员在零下十几度的低温下,连续四天每天工作15小时以上。《超越》剧组没有偶像明星,只有合格演员。

短道速滑也好,竞技体育也好,都是一个比喻,其实比起赛场上的超越,我们更想看到的是每个人在自己的人生中超越自我、超越过去、实现更大价值的过程。

专业运动员的参与点燃我们的冰雪热情

为了更好表达中国体育精神,主创团队聘请了专业的国家级教练员、运动员作为顾问和滑冰指导,提前对演员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冰上训练,所有主演均能自主完成初级的短道速滑冰上和陆地技术动作;聘请超过70名省队、市队级短道运动员参与演出,真实地完成所有技术动作和专业情节。包括遴选演员时,只考虑是否符合角色、表演是否流畅、自然、共情,不考虑任何流量因素。

正如导演张晓波所说,“为了能真实呈现这段厚重的历史和运动员们艰辛的拼搏,我们确立了‘还原真实’的影像视觉基调,摈弃所有炫技式的、肉眼不可见的微观镜头、高速镜头和夸张的特技动作,从表演到影像都尽力还原真实的质感。”

作为广电总局“我们的新时代”主题电视剧重点项目,《超越》确实没有辜负期待,点燃了观众的冰雪热情。

没有了花式炫技,却让我们看到了真实的质感。恰恰是这份真实,成全了一部在冰雪速度间燃烧青春的励志故事。

对此,张晓波感叹道:“短道速滑这个项目,我们经历了从完全不了解、不感冒,到经历了诸多的功课和拍摄的艰辛后,对它倾注了深厚感情的过程。《超越》对于我们,不仅是一份希望合格的答卷,还是一曲献给体育人和观众的真挚心声。”

爱上了就决不放弃

中国体育历史悠久,但“体育”却是一个外来词。历史证据表明,中国早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便已开始进行体育运动。在中国,“体育”这个词最早见于1904年,在湖北幼稚园开办章程中提到对幼儿进行全面教育时说:“保全身体之健旺,体育发达基地。”在1905年《湖南蒙养院教课说略》上也提到:“体育功夫,体操发达其表,乐歌发达其里。”

今天的中国,已经成为国际体育舞台上具有强大竞争力的重要力量。

在《超越》的创作过程中,接受采访的运动员、教练员谈起往事没有不哽咽的。功勋教练孟庆余教学时,会把自己的手放进烈性胶水里来固定冰刀,手拿出来全部起泡;李佳军参加冬奥会,半夜被腿疼醒,坐着揉腿的时候会直接睡着;上世纪九十年代没有防切割服,冰上发生冲撞摔倒,冰刀可能会直接把人割伤;长野冬奥会,中国队与冠军失之交臂,拿了五块银牌,但五块银牌的成绩和第一名的差距加起来还不到一秒。这项运动的艰苦和奉献可见一斑。

但是爱上了就决不放弃,运动员退役,绝大多数都离不开冰场。不管什么年代,他们身上都饱含着拼搏精神,爱国情怀和永远争第一的英雄气概。

期待更多超越者不断超越自我

剧中的人物是经过艺术加工的,但运动员、教练员的拼搏与忘我被真实呈现,竞技运动的团队精神,每每让我们感受到来自真实力量的冲击和洗礼。

从个体拼搏不断超越到为国争光驰骋赛场,《超越》以真实力量凸显精神内核。

剧中的超越,是对运动的超越,是对自我的超越;其实在剧外,则是众多普通人的奋力超越,也映照出体育事业乃至各行各业不断向上的精气神。“而这种超越精神,也在剧情的推进中得以升华:它是体育精神的具象体现,也是中国人坚守文化自信、大国自信的生动体现——超越的是体育人,是每一个普通人,更是在全球范围内话语权不断增强的中国。”

总制片人告诉我们,从创作伊始就没有打算聚焦单独的个体,或者给某个人树碑立传,而是希望既横向展现南北冰上运动的蓬勃发展,也纵向贯穿老中青三代教练员、运动员为之拼搏一生的奋斗历程。

我们能够看到在双时空叙事中,新老运动员的运动生涯最终汇聚到当下,已成长为教练员的80年代运动员和现在的新一代运动员完成传承和接力,共同携手,朝着人生新目标进发,我国冰雪运动事业在三十年间取得的巨大发展也得到了一目了然的呈现。

正如剧名《超越》所承载的万千涵义一样,“超越”不仅仅指短道速滑项目上运动员在弯道的超越,“超越”也是中国体育发展史中运动员和教练员不畏艰苦屡创辉煌的代名词,更是万千为中国冰雪事业奉献一生的那些“超越者”和无名英雄的自我超越。

2022年北京冬奥会即将开幕,在万众一心的愿景中,超越精神也将照耀每一位奋斗着的中国人,激励众人都在不同领域,持续不断地超越自我,书写新的辉煌。(穆铎)